哈局文化
大荒情里忆往事
作者:朱晶  来源:四方山农场  发布时间:2014-4-17 9:26:51

 

    在四方山农场一提起“老段”,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工作勤恳,为人朴实,乐于奉献,热心助人是他高尚品德的体现。在农场畜牧事业发展上默默奉献无悔人生的执着追求,勾画出了一个有着44年工作经历,具有39年党龄山东汉子“闯关东”的形象,他就是四方山农场畜牧科科长段接继。

    一间40多平方米的实验室里,四周摆放着方形实验桌,地中央四张方桌正对着摆放,形成一个长方形,大部分实验桌上都整齐的摆列着实验器具。头发稀薄的他,有着一双微微下陷却又不失神采的大眼睛,上面佩戴着一副黑边老花镜,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,身着一件褪了色的白大褂。朴实的老段正在实验桌前聚精会神做着布鲁氏杆菌病(又称布病)的化验。

    一辈子默默无闻,只愿付出不求回报的他,与北大荒这片热土亲密接触,还得从他12岁那年说起。“1960年,因为山东莒县老家修水库,响应国家号召,他们这个村庄53户姓段的一起从高密坐着闷罐车(火车),辗转倒车来到了四方山军马场,刚下车浮现在他眼前的除了一片贫瘠荒凉杂草丛生的碱土地外,就是几栋高低不平、错落相间的低矮泥土房。场里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给每家每户发了一套棉被、一袋白面,并安排了住的地方,住的全是“干打垒”,吃的是涡锅头、喝的野菜汤,35多平米的土屋里好几户和在一起住,只能靠拉帘当做界线,吃的自然是大锅饭。吃住解决了,第二天就扛着锄头上地干活挣工分了。场领导考虑他当时只有12岁,年龄小不让他下地干活,却也拗不过我他,别看他那时年龄小,可干起活来可真不差劲,在当时铲地竞赛中,他还被评为‘小罗成’呢。

    有着黑土情缘的‘老段’,谈起他的畜牧事业,话语间更多了些许感动。“在家排行老三的他,是家里惟一的男丁,父母出于对他的溺爱,再加上他年龄小,第二年就安排到农场附近的学校上学了。小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队里畜牧班放马了,整天与马打交道,对马生活起居、脾气秉性了如指掌。工作认真的他,被军区送到长春兽医大学学习3年,毕业后走上了兽医岗位,先后从副班长、班长升任畜牧副连长,工作上出色的表现,1969年3月就被军区评为劳模,同年9月到北京参加了建国20周年国庆观摩受到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有了这份荣誉,他工作上更加努力。1987年被调到场草林科管草业,那时马场的草都销往沈阳、辽宁等地甚至还出口到日本呢。接着1996年场服装厂、汽车队等单位相继解体,继而成立了土地办(类似现在的管理区),负责土地的发包。有一次,在土地发包抓阄中,他太过公平,结果让自己的儿子抓到了最次的地,别人还和他半开玩笑的说:‘你呀有权利都不会用,笨到家了。’他倒不这么想,他觉得党、群众泽这么相信自己,把这么重要的责任交给自己,自己就得干好,就不能让公家、群众的利益受到一丁点儿的损害。

     2002年6月,四方山军马场正式划归垦区后,为落实农场提出的“两牛一羊一鹅”的发展战略,他带领科里的同事到山东省引进小尾寒羊种羊270只。为了给农场节约费用和确保引进优良品质的种羊,本应回到近在咫尺且阔别10多年的山东莒县老家看看,他却主动放弃了回老家的念头,而是一心扑在挑选种羊上。他不怕苦脏累,自己亲自动手采血样到当地防疫站做检疫,同时,利用检疫抽出时间走访当地老百姓,了解哪家的小尾寒羊品质好,使购买的种羊不仅品种纯正,而且无一例携带传染疾病。在种羊的运输过程中,为了不让羊相互挤压造成死伤,他硬是在车箱上与羊站了2千多公里,一路上两个司机轮换着开车,而段接继不知吃了多少辛苦,负出了多少汗水,遇有挤压踩倒的现象,他就马上上前进行清理。经过他细心的照料,确保了种羊无一伤亡,而回到农场后的他却是满身的羊粪和一身的疲倦。然而,他却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实际行动,践行了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。

    畜牧行业传染病源多,也可以说是高危行业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不可预料的意外。2006年9月,在给农场某养殖肉羊户进行检疫中发现携带布鲁氏杆菌病,在管局畜牧局下达扑杀命令后,他和同事不顾有可能被传染上布病的危险,毅然决然地加入到扑杀掩埋病羊的行列,而且,主动靠前,发挥了党员先锋模范作用。作为一名从事一线工作的畜牧科长,‘老段’同志严格执行春、秋、冬三季免疫、检疫制度和操作规程,而且几年如一日,坚决做到一丝不苟。

    俗话说“吃水不忘打井人”。现如今65岁的段接继已经退休,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,每月拿着2000多元的退休金,老伴也开着退休金,老两口完全可以在家弄孙为乐,尽享晚年幸福生活。可他没有,仍回到农场畜牧科工作每天按时上下班,跟着下管区、作业站给牲畜检疫防疫,从不计回报。闲暇时,还收了两名“入室弟子”,他说他要把所有的知识经验都传授给这些年轻人,让他们继续为农场、为群众服务。“年少懵懂时,我踏上这片热土,是这片黑土地给了我希望、爱情、事业和幸福,我怎能割舍、怎能放下这份依恋,我只能用我继续奉献,来回报我深爱的这片荒土”。一句朴实的话语道出了‘老段’的心声。